追蹤
有如花瓣散盡的時候
關於部落格
那一天 那個時候 在那個地方發生的奇蹟 會產生一個新的軌跡吧
  • 656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﹝職場﹞職場人你要學習日本人的“虛僞”

幾乎每次面試的場面都如出一轍:店長或人事課的工作人員看了我的簡歷後一臉和善的微笑:“你是台灣人嗎?你的日語說得真不錯!在哪裡學的日語啊?”

初聽時覺得愕然。當時,我的日語水來可以說是臭不可聞,何來“不錯”?是不是面試人員的耳朵出了毛病?但聽多了這樣的誇獎,心裏也暗暗自得起來,居然把那幾句文法混亂,語意不詳的日語說得佈滿自信,“鏗鏘有力”。

與如出一轍的面試相同的是,面試的結果也意外地相似。面試官帶著親切的微笑把我送出門後,再也沒有和我聯繫過。托朋友去詢問原因,回答是“日語太差。由於語言不通會影響到工作效率以及同事之間的正常交流與合作。”

頓時,我有些懵,有一種被人欺騙的羞辱感:不是說我日語講得不錯嗎?怎麽又出而反爾地指責我日語不行呢?這不是在戲弄人嗎?朋友勸解了我很久,我依然無法諒解日本人這種善意的“虛僞”。

可在日本生活了5年後,我對日本的“虛僞”有了一定的瞭解。假如現在有人問我:“你還有什麽需要向日本人學習的?”我也許會立刻回答:“我很想學習日本人的‘虛僞’。”

正因爲“虛僞”,日本人公司裏很少劍拔弩張,大家和和氣氣地在一起工作;日本人鄰裡之間也很少會對罵相爭,更多的是笑臉和謙讓;寧靜的街道上,幾乎看不到有人拳腳相向……“虛僞”讓日本人生活平和與快樂的世界中。走在街上,分明是我衝撞了對方,但對方卻會很客氣地向我道歉,一句“對不起”看上去平凡無奇,甚至莫名其妙,卻從根本上熄滅了會因意氣用事而熊熊燃起的火種。

家裏經常有日本朋友來作客。每次品著我親自下廚烹調的台灣菜,所有日本朋友都會驚奇地大叫:“好吃!太好吃!怎麽會這樣好吃?”朋友的感歎把我捧得飄飄然,真以爲自己有了特級廚師的手藝,動不動就要到廚房裏露一手。倒是從上海來日本探親的母親最後道出了真言:“你做的菜這麽淡,啥人要吃?”我如夢驚醒。但是日本朋友們的“叫好”聲,依然讓我感覺良好,讓我倍感暖和。這麽多年,正因爲他們的這種“虛僞”,維繫了我們之間的和諧,也拉近了我們之間的關係。

最最“虛僞”的恐怕要屬於我的日本上司了。儘管我的粗枝大葉經常給他的工作帶來各種麻煩,一會兒把重要文件打錯了字,一會兒把訂單的數位搞錯一個零,但是他依然逢人就說我工作能力強,頗有才幹:“我佈置的任務,××都能夠出色完成,台灣職員的工作效率真的十分高!”在辦公室裏,他還動不動地當著我面豎起大拇指說:“你太棒了!”“很了不起!”吹噓得我頭腦發熱,工作熱情在“表揚聲”中與日俱增。儘管我的工作從來沒有與上司那層不出不窮的讚揚成正比,但是我工作熱情被他的“虛僞”激發到極點,在他的“虛僞”中我越幹越出色,越幹越有活力。經常主動地加班,仔細檢查工作中錯誤,唯怕稍有不慎,讓上司停止了對我的表揚。

想想也是,從學校畢業至今,從沒有主管這樣表揚過我,尤其是台灣主管,他們對我經常足嚴厲的批評多過讚賞。如今忽碰到這樣“虛僞”的上司,真讓我心花怒放,天天上班就像趕著去狄斯奈樂園一樣心存歡喜。一年下來,回頭一看,我全年加班的時間超過了770個小時,在公司屬於“加班勞模”,而我的工作能力也得到了公司的肯定——獨立承擔起台灣進出口業務。

現在主管對我再也不“虛僞”了,因爲我在公司裏已經與他平起平坐,成爲了業務中的競爭對手。於是,那位上司就把他全部“虛僞”用在了其他新入社的新人身上,他不斷地對他們說那些以前對我說的話,在他們工作失誤時,依然不動聲色地將“虛僞”進行到底。“虛僞”像一條柔軟的鞭子一樣輕輕地敲打在這些新職員身上,讓新職員不斷進步,爲公司賣命,讓新職員對他心存感激。

而我對新職員卻“真誠”了許多,碰到他們工作中發生錯誤就嚴厲批評,絕不口軟:“你這種最基本的事情都會錯,你幹什麽吃的!”“總會有你這樣的小姑娘,打完字不會再檢查一遍?漂亮面孔豬腦袋。”……結果是我的部門錯誤接連不斷,部員一批接著一批像潮湧潮退地入社然後又辭職。走的時候,他們無一不是臉色蒼白,神情萎靡……我搞不懂了,爲什麽那麽多年輕人就沒有一個像我當初那樣上進、努力、聰明、好學?

無意中,和原上司在居酒屋裏碰到。酒過三巡,我開始向他吐露內心的鬱悶。上司看著我,很神秘地說:“日本人經常會講這樣一句話,表揚的力量遠遠大於批評。有時候批評也要站在表揚的立場去說,明明這個人有太多不足,你卻偏偏要違著心去誇他,看上去這種行爲十分虛僞,其實卻是在不斷地激勵他。有空,你也學人虛僞一下?你很聰明的,一學肯定就會。”話已到深處,上司又忍不住對我虛僞一下。

那天晚上,我忽然領悟到這樣一個道理,或許從某種意義上講,“虛僞”的表揚會讓人進步,“虛僞”的讚賞能和諧氣氛,“虛僞”的道歉可化解矛盾……適當的“虛僞”是人與人交往中不可缺少的潤滑劑。

現在,我已經習慣了日本人的“虛情假意”,並能從他們的“虛僞”中感到暖和,獲得力量,我想從現在開始,我也要學習日本人的“虛僞”,做一個懂得搞好人際問題的人。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